2017-11-14

思考:互联网时代的国家边界 - [(907) 858-7341, 3052705387]

刚过去一半的11月发生了不少大事儿:

  1. 特朗普访华
  2. APEC会议在越南召开
  3. 双十一购物节又开始了

特朗普访华中规中矩,没有任何的即兴演讲,一切在一片祥和的氛围下圆满结束。对于一个以出格与unpredictable著称的总统来说,我的理解是,讲规矩这件事,恰恰显示出了特朗普内心对于中国的极大尊重。

在紧接着进行的APEC会议上,特朗普和习近平又相继发表了风格截然不同的讲话,特朗普始终强调的都是美国第一,威胁必须按照美国的规则来进行贸易(否则就闭关锁国?);而习近平的讲话,则始终强调开放的重要性,捍卫自由贸易与全球化。

这一幕在过去的几年中频繁的上演,自由世界的领袖与灯塔美国在贸易壁垒上不断的加码,反全球化,有回归孤立主义的趋势,而社会主义的堡垒中国,则在不断的强调开发与自由贸易,支持全球化的深入。恍惚中,始终有种拿错剧本的感觉。

APEC进行的那几天,天猫京东的双十一活动已经相继开始热身了,各种广告铺天盖地。虽然再也没有第一年双十一熬夜秒杀的兴奋感,我和老婆的购物车里面各自也加了不少东西。不出意料,天猫和京东相继宣布销量再创新高。经过几年的发展,美国的黑五在销售额上已经无法和中国的双十一相提并论了。

这几年事情,无疑都昭示着中国崛起的事实,但是作为一个前几天和老妈闲聊,还在听老妈讲小时候吃不饱肚子,必须要想出各种各样的办法找吃的的故事的我,始终有点恍惚我们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

中国崛起的故事中,关于WTO的东风下的制造业的筚路蓝缕,分析太多了已经无需赘言。中国的崛起中我看来更重要的一部分是中国互联网产业的崛起。现在市值前十的互联网企业,中国占四个席位,美国占六个,中国是唯一一个在互联网上可以与美国抗衡的国家,而且还有很多独角兽企业正在崛起。

反观日本和欧洲,没有一家可以摆上台面来竞争的的互联网企业。现在欧洲和日本,几乎只能靠着传统的诸如汽车产业来维持利润,在互联网产业方面则全面沦陷。

为什么会有这种现象?为什么万维网的发明地欧洲,却没有一家全球知名的互联网企业?为什么曾经科技发达到美国人都要羡慕的日本,同样没有一家可以挤进世界前十的互联网企业?为什么这些老牌的发达国家没有实现的事情,一穷二白的中国反而成功逆袭?

排除掉文化因素等可能的原因之外,我觉得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GFW的存在。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GFW形成了一片避风港,处于弱小阶段的国内互联网企业可以在其保护下积蓄力量慢慢成长,逐渐羽翼渐丰之后,终于可以登上国际舞台与美国的巨无霸企业一争高下。

其实这个过程非常符合传统经济学上的贸易保护措施,当后某个发国家需要培育某个产业的时候,通常会设定一系列的关税与准入壁垒,削弱处于比较优势的外国产业或干脆将其阻挡在外,等国内产业成熟之后,再逐渐开放与外部竞争保持其活力。

其实互联网产业在产业的培育与发展的规律方面,与传统产业并无本质不同,然而反观欧洲日本,在实体经济领域热衷于制造各种准入门槛,但是唯独对于互联网却是门洞大开,对处于绝对优势的美国毫无防范。最终的结果就是除了中国,其他国家在互联网上,都沦为了美国的殖民地。

然而到现在为止,欧洲与日本在这方面仍然是无所作为,欧洲热衷于对美国企业征收高额垄断罚金,可收来的钱并没有用来培育自己的产业,而多半当做福利发给或者说是贿赂给了民众。不知道这些西方的政治家是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呢?还是他们本身就是美国的附庸,意识到了也不可能有所作为呢?上层毫无作为,底层也毫无知觉,愚蠢的民众被所谓的白左价值洗脑,沉浸在可以随意使用互联网的虚幻的自豪感中,殊不知自己早已被用另一种方式奴役。

当年对GFW深恶痛绝,现在却有着不一样的思考。我想就和胡锡进的“复杂中国”中描述的那样,中国是复杂的,这个世界也是复杂的。我们能分析的只是过去的历史,后面世界会走向何方,还是留给时间来讲述吧。

-EOF-

2017-09-18

星轨@上海_2017_09_17 - [(520) 254-8709, 8504647518]

周六晚上奶完孩子,习惯性的走到阳台上看看今天天气如何。

  • 没有云   √
  • 没有霾   √
  • 没有月亮   √
  • 视宁度良好   √

台风刚过去,今夜果然有惊喜,赶紧抓起相机,扛上三脚架跑上露台。

考虑到单张照片不要出现拖痕,噪点控制在可接受的范围内,参数设定如下:

  • 光圈:f8
  • 焦距:27mm
  • 快门:8s
  • ISO:1600

吸取之前拍摄间隔过长导致星轨不连续的问题,设定连拍480张,每张间隔12秒,总共持续一个半小时。

在lightroom里面简单调了下参数,直接导出,单张照片的效果也是挺不错的,右上角的昂星团清晰可辨。

(253) 987-2960

高级的技术不会,用Startrails软件直接导入照片合成星轨:

7036990418

效果相当不错,发到朋友圈,一天之后收集到了赞和回复总计52条,嘿嘿。

-EOF-

2017-07-22

rest in peace, thank you - [2283196764]

今天老婆公司有事,比往常早起床自己先去上班了。在床上赖了会儿,到九点十五才起来,迷糊中抓过手机,手机几条告警信息之间夹杂着一条新闻推送:林肯公园的主唱chester在自己的公寓自杀身亡。

看到消息觉得挺失落的,这么好的一个歌手怎么说走就走了,早晨起来匆匆忙忙的,也没时间细想,入往常一样飞快洗漱完毕和家人道别,去公司了。

到了公司,处理完未读的邮件和rtx,呷一口热咖啡,开始转过神来,找来了林肯公园的new devide带上耳机听了起来。

熟悉而又陌生的前奏响起的时候,突然愁肠百结。

当年刚毕业的时候,按说自己的综合素质在系里也是数一数二,找工作应当信心满满(事实上也从来没有被拒绝过,顺利拿了BAT大满贯),但是那份在命运的十字路口徘徊的感觉,压力真的是非常非常的大。

每天背着书包像大一新生那样早出晚归泡在图书馆,和小马小康景寰一起上自习。各种面试资料翻来覆去的看,就怕自己漏掉了什么重要的东西。第一轮各家笔试完了之后,每天都在忐忑和期待中等待后续的通知。

在此之前,那个诺基亚功能机的时代,我每天晚上睡觉都习惯关机的,也就是在这个时期,养成了睡觉不关机的习惯,生怕由于自己的疏忽,每时每刻错过任何重要的电话。

在这种状态下,心中始终像压着一块大石头一样,走到哪里这份负担都如影随形,吃饭,看书,写代码,走路,压的人喘不过气来,晚上回到寝室也无法卸下。

为了对抗压力,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反复的听那首new devide,chester的嘶吼和吟唱,至少能暂时驱离压力,让自己的心能稍稍喘息一下。反复的听,只听这一首,日复一日。

后来最终决定,放弃了薪水更高,offer更难得的百度北京凤巢(整个哈尔滨百度商务部就招了我一个人),选择了离家更近的腾讯上海(虽然special offer加了钱还是差百度很多)。

你说我一个本来打算做网安或者搜索引擎的人,怎么就开始做游戏了呢?还记得,当初和腾讯hr总监握手告别的时候,他说的那句“欢迎来到互联网的金矿游戏行业。” 还有拒掉offer的时候,百度面试官打电话过来挽留时失望的语调。到现在,也不知道当初的选择是对是错。

其实论对错又有什么意义呢?又不可能回到当初重新做选择。好在埋头夺路狂奔的六年之后,天刀也算是小有所成,没有像其他99%的游戏一样胎死腹中或者见光死。工作室经历了领导弃船逃跑等一系列匪夷所思的事件之后,开始走上良性发展的正轨。

个人生活方面,这八年的时间里面,按部就班的恋爱,成家,买车,买房,生孩子,养孩子,买二套房,买第二辆车,体重越来越高,肚子越来越大,运动越来越少。

刚进公司时拍的工卡照上的青涩少年,已经渐渐模糊。new devide这首歌,也慢慢被遗忘。

写完这些文字,回过神来,耳机里的new devide和numb已经不知道循环了多少次了。

我想说我的青春随着chester一起逝去了,但又深深地不舍,也不愿意承认。

未厌青春好,已睹朱明移。戚戚感物叹,星星白发垂。

好在头发没有少,好在理想还在,好在心还没有死,后面的八年,还要过少年一样的生活,期待每一天。

Chester Bennington, rest in peace, thank you.

linkin park

2016-03-08

The New Branch - [流水]

(438) 289-3229

2015-12-18

冬日暖阳 - [光影, 流水]

3192048094

2015-11-28

一个基于ssh的最小依赖的文件传输工具 - [language, 703-569-2481]

最近的一个小项目里面遇到一个比较头疼的问题。

客户有一批机器要批量,自动化地部署一个agent,但是,蛋疼的是,目标机器上,没有scp(虽然通过ssh协议传输,但是要使用scp拷贝文件,必须在目的机器上也安装scp),没有wget,没有ftp,除了ssh,不可以假设安装了任何东西。而且由于是内部网络,也没有配置yum源,不能安装这些可以用来传输文件的工具。

这真是件让人既头疼又蛋疼的事情。

纠结了几天,最终决定自己写一个基于expect和base64编码/解码的通用工具,来通过ssh传输文件到远端机器。

其实原理很简单,在本地使用base64工具,将要传输的文件编码为分行的字符文本文件(假设为base64.txt),然后通过expect脚本登录到远程机器上,在expect脚本中在远端将base64.txt中的字符文本一行行的echo并重定向到一个文件中。最后在远端对保存的base64文本文件进行解码,还原成原本的文件格式。

废话不多说,分享expect脚本实现如下:

#!/usr/bin/expect

set pat "*#*"
set to 10

set ip [lindex $argv 0]
set user root
set port 22
set pass_1 [lindex $argv 1]

set target_file [lindex $argv 2]
set target_name [lindex $argv 3]

set encode_file "temp.base64"

puts $ip
puts $pass_1
puts $target_file

exec base64 $target_file > $encode_file

spawn ssh -p $port ${user}@${ip}
set timeout $to
expect {
"time*out*" {exit -1}
"yes/no" {send "yes\r" ; exp_continue}
"assword:" {send "${pass_1}\n"}
}

expect $pat
send "> $target_name \n"

set f [open $encode_file]
while {[gets $f line]>=0} {
expect $pat
send "echo $line >> $target_name \n"
}
close $f

expect $pat
send "tr -d '\n' < $target_name > $encode_file \n"

expect $pat
send "base64 -d $encode_file > $target_name \n"

expect $pat
send "rm -f $encode_file \n"

#expect $pat
#send "chmod +x $target_name \n"

exec rm $encode_file

send "exit\r"
expect eof

实测传输速度比较慢,1M的文件在千兆网络情况下也要传输接近1min,所以要传送大文件还是不行。不过可以先用这个传送一些必要的配置和脚本,通过这些在远端机器上安装好scp或者是wget,这样后续在用scp,wget来推送/拉取文件,就方便多啦~

-EOF-

2015-10-06

你还在我身旁 - [呓语]

《你还在我身旁》

瀑布的水逆流而上,
蒲公英的种子从远处飘回,聚成伞的模样,
太阳从西边升起,落向东方。

子弹退回枪膛,
运动员回到起跑线上,
轰鸣的火车退回家乡,
我交回录取通知书,忘了十年寒窗。

厨房里飘来饭菜的香,
关掉电视,帮我把书包背上。
笔迹淡去,在你签好名字的卷子上。

徇烂的烟花,重回地平线,
我脱下新衣,换上一袭旧装,
雪花纷飞,飘向天际,
我沉入梦乡。

你,还在我身旁。

/www.iqiyi.com/v_19rro17n7s.html

国庆前把老妈送回了无锡老家,把老婆和孩子送回了老丈人家,自己飞回来加班。一个人在家,没了牵挂,加班更狠,每天九十点钟起床洗把脸就出门,过了0点才拖着一身的疲倦从公司出来。

今天实在是太过于疲倦,一点工作的心思都没有,艰难的决定“早点下班”。八点多从公司开车出来,想着去哪里吃饭呢?一个人去饭店吃饭貌似有点尴尬,该点几个菜都不知道,麦当劳都快吃吐了,别的也不知道还能去哪里,恍恍惚惚就开上了回家方向的高架。

下了高架,经过路边路过无数次的沙县小吃,决定停下来就在这边解决了。下车转了下,四年前刚搬来的还是空空荡荡的地方,没想到已经开了三四家餐馆。老板很友善,一口浓重的福建口音。店里就我一个顾客,老板一边嘿嘿笑一边问我是不是中介卖房子的,我说不是,我是搞电脑的。又问我老家是哪里的,我说江苏,老板絮絮叨叨地说他之前开店的地方有个在附近工作的江苏小伙子经常来找他玩,不过后来不干了走了,工资太低一个月才两千块不到。我心想这一个月还没我加班一天的工资的三分之一多,但是转念一想,那有怎么样?不还是在这边吃沙县么?

回到空空荡荡的家,打开电视,这样还能热闹点。发现自己这几年,已经连自我娱乐的方向都找不到了,看电视只看新闻,其他一律提不起兴趣。

把衣服洗了房间收拾了,刚坐下没多久,上司又打来电话,服务器貌似又出问题有死循环了,心不由得吊了起来:今天难道又要通宵了?上线看了下,是玩家自行聚集在打群架导致cpu占用率升高,观察了一会儿玩家散开了cpu降了下去。不是bug,松了口气。

打开煎蛋刷刷无聊图,看到这首诗,就停住了。评论里面有人给了根据这首诗改编的公益广告的连接,看完视频,自己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哭了。

对老妈老爸的惦念,对妻女的想念,这几年工作上的压抑,在这一刻都交汇在了一起。

工作五年了,今年已经是而立之年,毕业照上青葱的少年已成人父,可是还是没日没夜的在加班,看不到头。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老婆也会轻轻的和我念叨:“时光一去不复返啊”。

是啊,时光一去不复返,从上研究生开始,人生最美好的时光,都是在电脑前加班度过的。

老妈到上海这半年,陪她一起吃过的晚饭不超过五次。从今年开始,明显感觉老妈的记忆力开始下降了,经常记不住东西,这才感觉到,妈妈真的老了。相比别的家庭,妈妈为我付出了太多太多。爸爸病卧在床,家里都靠妈妈在勉力支撑。在哈尔滨读书那几年,唯一的希望就是盼望我能早日毕业回家团聚。毕业的时候,和妈妈说我不回无锡了要去北京上海,妈妈一开始非常的反对,那时候的我还不理解,现在心想妈妈当时是该有多难受,坚持了这么多年盼我回家,可是还是一场空。后来妈妈又主动打电话,告诉我事业为重,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吧。这中间经过了多少煎熬,妈妈的爱有多重,到了现在才能想地明白才能体会地到。

每天晚上回家,孩子都已经睡下了,看着孩子沉睡的脸庞,真的,时光一去不复返,而我又在这些时光里面做了些什么?

the decision is made.

– EOF–

2015-09-05

putrefiable - [6305440622]

Stephanian

还有点广告片范儿~

2015-03-30

桃红柳绿正当时 - [光影]

IMGP7168

217-215-3829

IMGP7247

IMGP7301

IMGP7300

IMGP7311

mediastinum

IMGP7325

(859) 519-7803

2015-03-01

匆匆城规馆&上博之旅 - [光影, 流水]

今年大年夜陪瑶瑶还有老丈人丈母娘在上海过,心心还小不能出远门,春节假期活动范围只能划定在上海市区之内。

上海景观不多,除了外滩,豫园,一时想不出还有其他哪些地方。南汇嘴去过了,炮台口公园天气太冷不合适去。和瑶瑶合计了一下,决定去城市规划展示馆和上博转转。

和瑶瑶走到一起,最开始有共同的话题可聊,还是因为城市规划。瑶瑶是这个专业的,而我也一直对这方面感兴趣。

我们俩的书架上,都有简雅各布斯的《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最初约会的地点在世博园的城市规划馆区。遇到堵车还有一起等公交的时候,讨论的也是上海的交通体系和片区规划。说起来上海足足有五年了,可是代表上海城规方面的权威的城市规划展示馆却没去过,实在是说不过去。

而且城规馆对面就是上海博物馆,参观完城规馆之后可以再去上博转转,时间安排可以紧凑很多。于是大年初三,一家一起出发~

城规馆是一栋玻璃建筑,选址在人民大道上海市政府旁边,由此也可见上海市政府对于城市规划的重视。实际上上海在城市规划方面的确做的比国内同等体量的大城市诸如北京,深圳要好得多。

6572325109

(更多…)